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新闻 > 其它新闻

进与退 跨国食品巨头在华投资抉择

2008年11月13日 次数: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贺文 在商界有 “铁娘子”之称的百事公司(简称“百事”)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卢英德(IndraNooyi),11月3日来华宣布:未来四年,百事公司将在中国市场投资10亿美元,是近30年来百事在中国市场的最大一笔投资。

    卢英德只是近两个月内数位来华投资的跨国食品公司的CEO之一,不过,皆由中国市场,也有不少跨国食品巨头的CEO正被烦恼纠缠,比如恒天然、达能等,他们正在考虑与中国合作伙伴的关系是断还是续?

    “新兴”的魅惑

    到2008年为止,百事在中国开展业务已将近28年,中国已成为百事在美国之外的最大饮料市场。

    “我清楚地认识到中国对百事而言,仍然代表着无可比拟的投资机会。在做出任何国际投资策略的时候,中国市场总是第一个最佳的目标。”卢英德这样解释百事此次投资中国的商业考量。

    10亿美元,将主要用于百事公司在中国各地建立新的饮料工厂和食品生产厂,以及在市场和销售基础建设、农业以及研发能力等领域。在产能扩张、市场分布上,百事将加速从地位较为稳固的沿海发达地区转向中国西部省份和不够发达的地区发展。

    与卢英德一样看重中国这块黄金宝地的,还有百事的 “冤家”同行——可口可乐。2008年9月,可口可乐通过旗下全资附属公司提出以179.2亿港元完全收购汇源果汁。这是可口可乐进入中国市场30年来的首次并购。目前,该项收购仍在等待中国商务部的审查结果。

    而一向谨慎对待并购的全球最大食品制造商雀巢,对中国市场却一直保持并购兴趣。在进入中国20年里,雀巢已收购了上海太太乐集团、四川豪吉集团和内蒙古额尔古纳梅鹿奶品厂。谈到今后在中国市场的收购,雀巢全球集团CEO保罗·薄凯说 “我们有兴趣,对于这样的选择也很开放”。

    成长的烦恼

    不过,和所有新兴市场一样,这里的食品安全监管成为跨国食品公司最为头疼、最需要警惕的环节。

    恒天然眼下就面临这样棘手的问题。大约三年前,2005年12月,新西兰最大的乳制品集团恒天然注资8.64亿元人民币,持有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43%的股份。创下当时外资在中国内地乳品行业最大投资的恒天然。当初选择与三鹿合作时,恒天然也曾抱有深耕这片肥沃市场的美好计划,并希望借此迅速扩大在华市场份额。

    恒天然的设想是:基于三鹿的品牌影响力和渠道,加大恒天然自有品牌“安满”、“安怡”、“安佳”等乳制品在中国的市场;而与三鹿合作牧场,除了为恒天然在华的高端乳品提供原料奶,也希望将其原料奶深加工从新西兰本土向外转移,包括向中国转移,把中国作为恒天然原料奶深加工的基地。

    但三鹿奶粉事件,打乱了计划的一切。对于烫手的三鹿,恒天然还没有找到最终的解决方案。恒天然11月6日给本报的回复依然是,“我们正在和包括政府在内的多方进行沟通,寻求对三鹿及各方来说最佳的解决方案,因此,现在谈论我们对三鹿投资的未来事宜还为时过早”。

    至于三鹿事件的创伤,能否像之前2005年时肯德基遭遇苏丹红、雀巢遭遇碘超标一样,用两三年的时间修复,恒天然眼下还没有这样的信心。即便是一些幸免于三聚氰胺冲击的外资奶粉品牌,也考虑暂时放缓原定的在华投资奶源基地的计划。

    除了食品安全问题外,如何处理与本土合作伙伴的关系,也许是跨国食品公司在华发展需要谨慎对待的另一主要问题。比如达能全球总裁弗兰克·里布,至今仍未在达能与娃哈哈的商业纠纷上找到一个妥善、体面的解决办法。

    双方经历了口水仗、诉讼战、和谈休战后,现在则在表明平静下等待关键诉讼的来临——2009年1月斯德哥尔摩仲裁庭的开庭。双方普遍认为这个海外仲裁会是整个诉讼战的焦点。目前,达能已从在华多数合资项目中撤出,包括光明乳业、蒙牛、汇源果汁等。一位接近达能的人士说,达能需要检讨它的本土化运作,过去多年都是采取合作策略,让企业自己经营,而事实上还是得建设自己的队伍。

    去留的抉择

    离开,显然不是最好的选择。

    跨国食品公司中春风得意的同行说,留下来,这里是全球食品业增速最快的市场。可口可乐中国公司认为,与可口可乐在欧美成熟市场的增长乏力不同,中国每年业绩的增长都达两位数,中国成为可口可乐全球最大市场之一只是时间问题。

    全球经济形势的不容乐观,更凸显了中国这个新的经济增长体成为避风港的可能性。西得乐集团的马特说,西得乐在欧洲的业务会有些调整,比如降低一些产量,但是在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市场则坚持长期投资;原来西得乐的生产以欧洲为基地,现在要改变这种局面,因为中国市场的潜力非常巨大,西得乐计划将中国打造为西得乐全球三大生产基地之一。百事公司的卢英德有同感,在一些增长可能放缓的市场,百事会缩紧腰带,谨慎地从事经营;但在另外一些增长非常好的市场,比如中东、亚洲,百事仍然会努力经营。雀巢的薄凯则计划在未来20年内,将来自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的销售占雀巢全球集团的比重,从现在的1/3提升到44%-45%。

    留下来,如何继续在这块充满机会、诱惑,同时带有明显不成熟市场经济特点的土壤里深耕发展,更是考验跨国食品公司CEO智慧和胆识的难题。

    在这场三聚氰胺风波中,雀巢等跨国食品公司也险些卷入其中。提及此事,雀巢的薄凯说,这是一个让乳制品行业动荡的悲剧性问题。但他表示,雀巢对中国乳业市场很有信心,也确信雀巢能确保供应链安全。所以,雀巢会继续在华投资,而且之前既定的投资计划不会改变,包括明年将扩大在内蒙、青岛两地乳品厂的产能,推出新的产品。

    即便是恒天然,也不愿轻易放弃已耕耘积蓄20年的中国业务。“我们将继续致力于在中国的发展。我们在过去的20年里建立了很好的食品配料及食品服务业务。我们将继续支持我们在河北的3000头奶牛的农场。我们也会继续考虑其他机会。无论怎样,涉及到恒天然在中国奶业长期投资的任何行为都取决于我们是否能够对奶业供应链的关键方面有足够的影响力。”恒天然在上述回复中说。

    至于达能的问题,里布则希望通过独资的方式来解决。从光明乳业到汇源果汁,达能的撤出,也可视为一种主动放弃,放弃之前的“参股,未参与经营管理”的合资方式,使得达能的独资战略更加清晰。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 2010北京金明仕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09056162号 管理登录
免责声明:本网站中各资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资源整理,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完全代表我公司立场,我公司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所用文章、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如无意中使用了您的文章、图片、视频,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