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新闻 > 其它新闻

知情人士谈三元三鹿并购案:三元并购身不由己

2009年1月9日 次数:


语调低缓的张福平,每一个字都在仔细斟酌,“(三鹿)挂牌拍卖的话,(三元)能摘就摘,摘不了也就不好说了。”



身为三元股份、三元集团董事长,张福平此前曾赶赴石家庄三鹿集团总部、生产车间实地调查。对于整合三鹿一事他有着太多的感慨,但是直面记者的追问,张福平闪烁其词、欲言又止。

三元整合三鹿,缘何持续3个月之久难有定论?整合三鹿,给了三元一个做大做强自身的绝好机遇。但是,在外界看来,始于“行政捏合”的跨界并购依然隐存着太多难题与风险。同时,三元整合三鹿,还蕴涵着这样一种潜意识———重整北京奶业,提升综合实力。

三元被动入“局”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在整合三鹿的问题上,一开始,三元并不是积极、主动的态度,可谓“情非所愿、身不由己”。

有据可查,2008年9月25日,三元股份停牌发布公告,第一句话便是“接上级有关部门通知,公司须研究相关并购事宜”,这样的表述让人浮想联翩。

三元整合三鹿,可以用八个字来形容:“政府主导、企业为主”。

赵及锋,现任北京金隅集团副总经理,曾任三元股份常务副总经理,此前受邀参加北京市相关部门召集的关于三元整合三鹿的内部商讨会。赵及锋回忆,“内部征询意见时,尽管有争议,但是大家有着一定的共识,那就是,三元应该积极介入,但是更要审慎地规避风险。”

公审“三聚氰胺”元凶之后,按照“既定程序”,宣告破产的三鹿将进入“挂牌拍卖”环节。“是否可以说,三元整合三鹿已经是铁定的事实?”三元股份总经理钮立平直截了当地回应,“谁敢那么说?挂牌拍卖是市场行为,出价高者得之。”

事实上,在特定语境的表述中,于三元而言,整合三鹿是要“把好事做好”,隐藏的深意是,“北京要帮河北这个‘忙’”。一种分析认为,即使三鹿“流拍”,三元也极有可能介入,因为北京、河北两地政府对此事高度重视,北京市市长郭金龙就曾多次过问。

这些日子以来,钮立平经常往返奔波于石家庄、北京两地之间,他的压力很大。此时,三鹿乳品二厂的员工已经身着三元的工作服忙碌在生产线上了。采取租赁经营形式,符合条件的工厂恢复生产,钮立平觉得这是目前三元所能采取的最为稳妥的方法。

破产中的三鹿,让三元充满想象。这也从一定程度上宣告“行政撮合”让位于“市场行为”,按照目前的情势推断,三鹿破产之后,进入到挂牌拍卖阶段,三元“胜出”有着更大的可能性与必然性。

包藏着太多的不确定

介入三鹿,三元已经在“舆论”上实现了从北京品牌向全国品牌的升华。但是,三元整合三鹿,既充满了可能性,又包藏着太多的不确定。

盛华永道品牌营销机构总经理雷永军在自己的博客中以《十问三元》为题,系统而全面地解析了三元遭逢的挑战与考验。“三元品牌是区域品牌,如何通过整合三鹿实现向全国性品牌的转变?三元何以重组三鹿文化、团队与渠道?”在雷永军看来,这是三元的最大难点。

在业内人士看来,“三聚氰胺事件”将加速中国乳业洗牌,尽管短期内三元难以撼动蒙牛、伊利、光明的领导地位,但是却给了以三元为主体的北京奶业新的成长机会。整合三鹿,被认为是三元“最后”一个壮大自己的契机。需要说明的是,跨域整合,三元没有现成的成功经验可以复制。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 2010北京金明仕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09056162号 管理登录
免责声明:本网站中各资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资源整理,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完全代表我公司立场,我公司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所用文章、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如无意中使用了您的文章、图片、视频,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