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新闻 > 其它新闻

配料公开,凉茶不再有秘方

2009年9月14日 次数:


  鲁迅对中医没好感,最直接的原因当然是他们没治好父亲的病,而所用药引的奇特难求也让他觉得甚是可疑。比如S城的名医陈莲河,指明要用“蟋蟀一对”(旁注小字道:“要原配,即本在一窠中者”)、“平地木十株”(只有一位远房的叔祖才知道是什么),至于为什么要这东西,是不可说也不可问的。不过呢,与某些凉茶配料的秘而不宣相比,陈先生算是信息公开的典范了———蟋蟀也好、平地木也罢,至少都摆在明处了,其他走江湖的郎中想借鉴悉听尊便。

  据报道,《食品安全法》授权省级卫生行政部门在没有国家标准的前提下制定食品安全地方标准,因此广东省卫生厅正为省内的凉茶、凉果以及杏仁饼、广式月饼等地方传统食品制定地方标准。特别是凉茶,生产厂家通常都有自己的秘方,配料、工艺向来作为“厂家机密”特予保护,消费者只管喝不能问,问也“就不告诉你”。可是,你卖给我的东西是用什么做的,我凭什么不能知道呢?我又不是商业间谍。何况,原料不比工艺,大家都差不多,原本没有必要保密。茅台、五粮液的原料不标示得清清楚楚么,但其至尊地位也没有被原料差不多的二锅头撼动。

  我们的文化传统确实缺乏分析的基因,喜欢“月朦胧,鸟朦胧”,在药品与食品的制作上,虽也有“神农尝百草”的貌似实验,但自神农尝过之后似乎就很少再有人尝了,“自古以来”成了无庸置疑的硬道理。凉茶作为岭南的一种传统饮品(分食品、药品、保健品三类,但一般被当作饮料),被人们N年如一日地喝着,没怎么听说有喝死人的事情发生,这大概就是其安全性的实践证明了。可是前段时间王老吉因为夏枯草问题引发风波(专家说夏枯草对人的胃部存在毒副作用,不能长期饮用,但饮料生来就是让人长期饮用的),这让人们对习焉不察的凉茶成分有了一点警觉。此番广东要求厂家公布凉茶原料,就是“安全第一”原则在食品生产领域的体现。

  不可否认,凉茶被要求公开原料,与广州亚运会举行在即也有关系。亚运会虽然不比奥运会,但也是国际性盛会,而国际化某种意义上就是标准化。届时各国运动员看到极具岭南特色的凉茶、菊花茶、冬瓜茶,拿起来想喝一口又不太放心的时候,只要把包装上标明的原料指给他看,就像可乐雪碧厂家做的那样,大概也就释然了。似乎也不能说这种标准化扼杀了特色,因为比起安全来口福实在算不得什么。凉茶厂家不愿公布自己的配料,倒真难免让人起疑:是不是有某些不便明说的成分?就像某些火锅底料里面添加了罂粟壳一样,只能做不能说,但对消费者来说,虽然吃起来分外香,可是会不会上瘾呢?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 2010北京金明仕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京ICP备09056162号 管理登录
免责声明:本网站中各资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资源整理,内容仅供学习、交流,不完全代表我公司立场,我公司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所用文章、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如无意中使用了您的文章、图片、视频,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